男子残杀女生改判死缓 法院怎能像医院?

  • A+
所属分类:文思杂谈 文思搜罗
分享到:

  云南高院倍受热议。李昌奎案,还未止息,赛锐案又热点凸显。李昌奎,奸杀19岁少女,后又提头摔死3岁幼儿;赛锐,27刀捅死女友,展现给世人的不止是凶残恐怖。两案的共同点均是:一审由昭通中级法院判处死刑,二审由省高院改判死缓。其中的理由也惊人相同:自首。于是,一审死刑的两犯到了高院便起死回生。

  司法权,生效的司法判决,本不应被质疑,因为百姓骨子里是相信司法的权威的。但是,一份生效的有着清楚犯罪事实的判决,一审与二审的矛盾体现,人们为何要不断地质疑,并引起如此巨大的热议呢?

  无非是一审判处了死刑,有一审法院认定的法律与事实依据;而到了二审法院,居然起死回生。民众强烈质疑的根本原因是:同是法院,同是人命关天的案件,法院对案件的量刑为何一生一死?差别如此巨大?

  正因有着如此质疑的基础,我们不能把民众合理的质疑当成干扰司法的借口。民众,从来不可能也没有能力来干扰司法。无非是某些案件在晒晒之后,大家发现了站不住脚的疑点,有关方面,也由于心虚,不得不改正错误罢了。所以,摒除质疑的最好办法,在司法领域来说,是能拿出令民众信服的判决理由。

  自首,是可以从轻处罚。但不是绝对的免死理由。最高院曾有解释,对于罪行重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即使有自首情节,该死的还是要死。这,体现的是罪刑适应的刑法原则。该承担什么刑责,要看他的罪行严重到了什么程度。这不是杀人偿命该不该改的问题,这是当前司法对严重罪行犯罪本应固守的底线。

  所以,笔者说,无论哪级法院,无论是何种理由,想摒除民众的质疑,首先要自己公正,判决能接受住检验,办成铁案,坚守底线。所有的错案均具有如此特征:不是打击犯罪保护人民,而是让公理妥协,让受害人继续受害,尽可能地保护了犯罪分子。

  法院是惩恶扬善的地方。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那罪恶势必更加张扬,受害的不仅仅是案件的被害人。而是潜在的更多的受害者。法院不是医院。救死扶伤不是法院的义务与天职,定位,不能错了。

转载自:西南 大宗商品 电子交易市场 贵州钢材贵阳钢材贵州钢铁贵阳钢铁交易集散中心。


  • 文思在线
  • 微信公众号|微商城入口
  • weinxin
  • 陈思羽聪
  • 大鱼号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