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追踪奸杀现场

  • A+
所属分类:文思杂谈 文思搜罗
分享到: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追踪奸杀现场

欲盗窃的熊进发现小赵独自一人,遂上前假装询问一位老师的电话号码。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7个月前的“广州中医药大学女博士裸死教研室案”曾轰动一时。昨日上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一案。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庭审采取不公开形式,除家属以外的人员不得进入旁听。据记者辗转得到的可靠说法,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疑犯熊进当庭承认抢劫及强奸两项指控,并对残忍罪行悔恨不已。此外,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被害人小赵的家属也在庭上提出了总额达106.5万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诉讼。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将择日宣判。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发

教研室火起 女博士裸死

今年4月6日晚9时多,广州中医药大学内一大楼四层的一间教研室突然发生火情,当抢险的保安赶往扑火时,却发现该房铁门紧闭,拍门亦无人应答。当他们强行打开门后,不禁目瞪口呆:一名全身赤裸的年轻女子趴在书桌上一动不动,一团火苗在她身上跳动,桌上有书本、纸张在燃烧。“当时铁门已被锁死,所有门窗紧闭,连窗帘都没有拉开。女子的背部被小火烧伤,其嘴角还有鲜血流出……”目击者在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现场还发现了一把羊角铁锤和一只安全套。

后证实,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遇害女子系该校一赵姓在读博士研究生。这一离奇命案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省、市领导对此案作出重要批示,要求尽快破案。4月12日下午3时30分左右,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犯罪嫌疑人熊进在白云区同和一住宅被抓获。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追踪奸杀现场

熊进发现小赵手袋内有一个安全套,顿起淫邪之念,用电话线猛勒其颈部,实施强暴。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还原

劫财后施暴欲焚尸灭迹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经记者多方了解,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情真相已大致明晰。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发当日晚,25岁的广州男子熊进在广州中医药大学踢球,并在足球场喝了一些白酒。晚9时许,不久前刚丢了手机,又无固定工作和固定收入的熊进竟起了盗窃之心,遂溜进该校实验楼。27岁的女博士生小赵正独自一人在四楼教研室内。熊进遂上前假装向小赵询问学校一位老师的电话号码。在小赵回身去找电话号码时,熊进想偷其手袋,谁知竟被发觉,熊用拳头猛击对方头部。见其向房门口逃去,熊进一把将小赵摁倒在地,并用手掐住其脖子致使其昏迷过去。

熊进开始翻弄其手袋,无意中发现内有一个安全套,顿起淫邪之念。在用小赵的鞋带绑住其双手后,遭到醒过来的小赵反抗,熊进用旁边的电话线猛勒其颈部,继而实施强暴。在此过程中,熊进发现对方“好像不行了”,遂从屋子里找出一把裁纸刀,划开打印纸包装盒,把所有的打印纸放到桌子上,又把全身赤裸的小赵抱到桌子上,用打火机点燃打印纸,企图焚尸灭迹。其间,由于发现小赵似乎又有了动静,熊进操起屋中的一把羊角铁锤,向小赵的头部猛击,直至确认其死亡。

经查,熊进掠走了死者的手机、MP3播放器各一部,钱包内现金260多元以及银行卡一张、链坠一个。他当晚曾用小赵的手机打到银行,询问银行卡上的储蓄余额,并于次日到银行用卡和死者的身份证取钱,但都没有成功,随后将银行卡和身份证抛弃。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追踪奸杀现场

熊进把全身赤裸的小赵抱到桌子上,并用羊角铁锤向其头部猛击,之后焚尸灭迹。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庭上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凶手是否有从轻情节?

据了解,除了辩护律师,熊进没有亲人前来听审。熊进在庭审中一直低声少语,当公诉人讯问其为何要实施强奸兽行时,熊进以沉默应对。在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被告人最后陈述时,熊进表示:“我的行为伤害了两个家庭,一个是被害人的家庭,一个是我自己的家庭,我不知道应当怎样赎罪弥补,在这被抓七个多月,我不知道每一天是怎么过来的,在这里我只能说我非常后悔。”对于106万余元的索赔要求,熊进称“愿意补偿,但是没有任何个人财产”。

熊进的辩护律师在庭上表示,熊进如实向公安机关交代其犯罪行为,可算自首,并检举揭发了同仓人员盗窃及抢劫汽车的线索,应当被认定有立功表现。主诉检察官当即对此表示反对,认为熊进只是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并非主动投案,因此不构成自首。

在公诉意见中,检察官认为熊进的行为造成极大社会影响,一时间学校人人自危,“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手段残忍,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当严惩”。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庭下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死者母亲精神失常至今未愈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庭下,小赵的亲属向记者介绍,小赵容貌清秀,性格开朗,有一个关系稳定的男友,还曾经带回家给父母看过,两人本已打算结婚。据悉,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发后小赵的男友曾来到大楼现场配合警方调查,最开始表情还比较平静的他在调查结束见到同学后,“突然身子一软,瘫倒在地,眼泪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死者小赵的大姑告诉记者,在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悲剧发生后小赵的母亲就开始精神出现问题,至今尚未恢复,因此未能从山西赶来参加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庭审。小赵年迈的奶奶至今尚不知情。小赵家中还有个15岁的弟弟在念初中,“整个家就跟毁了一样”。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庭审过程中,小赵的大姑一直恸哭不已,抑制不住悲愤的她一度冲出法庭放声号啕,持续十几分钟,在场之人无不动容。

“您希望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是一个怎样的判决结果?”面对有记者这样的提问,脸上写满悲戚的赵父神情黯然反问:“你认为呢?”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被害人生平

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被害人小赵,1979年12月生,山西忻州人,1996年考入山西省中医学院,2001年9月考入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临床医学院,成为著名中医杂病专家黄仰模教授的硕士研究生,女博士裸死学校教研室案被害人2006年考上博士研究生,师从广州中医药大学首席教授、著名老中医陈纪藩。


  • 文思在线
  • 微信公众号|微商城入口
  • weinxin
  • 陈思羽聪
  • 大鱼号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