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件外包抱团难取暖:文思与海辉宣布合并

  • A+
所属分类:搜索万象
分享到:

软件合并,只有开始,没有结束。8月10日,中国前列的两家软件外包公司文思海辉宣布合并,这是继2010年亚信联创合并后软件行业的又一大事。

海辉于2010年上市,文思则是中国第一家软件外包赴海外上市的公司,上市时间为2007年,其时海辉正处创业团队出走、亏损日益扩大的“生死边缘”。缘何时至今日,文思会与后起之秀合并?

如果说,亚信联创联姻是为做大电信行业软件规模,那么文思与海辉的合并则完全是为抱团取暖。合并后两家公司人员规模达到2.3万,市值约为8.75亿美元,2012年总营收有望超过6亿美元,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软件外包企业。

不过其也同时面临合并减员增效、人力成本上升、客户经营情况不佳的挑战,是否能保持良好竞争力,文思海辉还需时间检验。

 看中海辉管理团队

根据合约,文思与海辉采取1:1文式换股。看上去,股本较多的文思在合并后更有优势,但实际管理团队上,海辉却占有优势:原文思董事长陈淑宁担任非执行董事长,原海辉CEO卢哲群担任新公司CEO。

“文思海辉在对海外投资者的意思是新公司未来以海辉为主导。”一位负责美股投资的基金公司副总裁告诉记者,文思从纽交所退市并入纳斯达克上市的海辉,而CEO由海辉方面出任,这两部分信息都传达了这个意思。

海辉高管团队来自HP、IBM、埃森哲等国际知名IT公司,其中卢哲群曾任中国惠普公司执行副总裁;CFO卢韶华曾在惠普任职;CHO王瑾则曾在中国惠普工作8年。

从企业经营状况指标看,海辉略胜文思。今年二季度海辉毛利润率35.7%,文思是32.6%;2011年海辉毛利润率35.3%,文思是36.4%;运营利润也同样如此,2012年二季度海辉710万美元,文思是550万美元;2011年二季度,文思770万美元,海辉380万美元。

“双方面临的人力成本等大环境大致相同,因此投资人眼中,海辉更有价值。”上述基金副总裁告诉记者。另有软件外包行业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陈淑宁一直在给文思寻找合适的CEO,这两年海辉在中国软件外包行业逐渐脱颖而出,卢哲群等管理层由此赢得陈淑宁注意。

在领跑的软件外包公司中,与文思、软通、博彦等相比,海辉由职业经理人一手打造。2006年7月在风险投资人支持下,海辉引入前惠普副总裁、新加坡人卢哲群出任CEO,海辉创始人李远明改任董事长。2007年10月,李明远率领创业团队集体出走,2008年5月,前惠普中国区总裁孙振耀出任海辉软件董事长。

而2008年至2010年,以卢哲群为主的管理层给海辉调整了业务方向,让海辉高度依赖对日外包逐步变为欧美外包为主;业务上则采取并购方式,做大规模。2005年到2008年,海辉营收与净利共同增长,2009年实现了首度盈利,此后进入良好发展轨道,盈利能力逐年增加。

与之相反,这两年文思则承受着巨痛。“发包商给出价格保持往常水平,甚至有所下滑,但人力成本上升很快,这直接吞噬了软件外包原本微薄的利润。”一名在文思工作超过5年以上的员工告诉记者,目前文思净利润率已在10%以下。

据文思今年二季度财报,其营收9470万美元,同比增长38.8%;净利润470万美元,同期下滑33.8%。2011年二季度,文思营收6820万美元,同比增长31.8%,净利润2480万美元,同比增长21.1%。其中可见一斑,过去一年当中,文思营收与净利润背道而驰的现象十分明显。

而除受员工工资上涨因素影响外,业务上文思处境也变得微妙:目前其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华为、微软、诺基亚、Expedia和TIBCO,为文思整体营收贡献53%以上的营业收入,而华单独贡献占比达到24%。受2012年初中软国际与华为成立合资公司的影响,未来华为发包给文思的业务额面临减少的威胁。

“海辉的运营成本支出是文思的一半,合并后文思将向海辉模式靠拢

来获得助力。”有文思高管坦言,海辉通过获得政府补贴,选择成本较低的办公地点及人员高效来节约运营成本,如海辉北京办公室在林萃路的东升科技园,办公成本低于文思所在的中关村上地软件园。

据了解,双方合并后无论是总公司还是各地子公司,都有可能共用一个办公室,如若成本控制得当,净利润有望提升2%至3%。

抱团仍难以取暖

但对两家的合并,资本市场并不看好。8月10日消息公布当日,文思股价跌损约11%,海辉跌幅亦接近4%。这样的抱团行为,似乎未能改变近两年来软件外包股的颓势。

不到两年,软件外包市值已被腰斩一半。2010年年底文思市值10亿美元、海辉7.5亿美元、软通8.5亿美元,目前文思市值3.75亿美元,海辉3.58亿美元。此外,不少行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不看好合并。

“文思遭遇的业务与管理瓶颈并不容易突破。”主营服务外包咨询的鼎韬外包服务有限公司CEO齐海涛认为,海辉员工7000多人,规模并不过万,而万人规模是软件外包行业的一大坎。目前文思员工有1.6万,如何来进行精减、重组、融合也是考验海辉管理层的一大难题。

从客户分布、区域类型来看,两家合并算是互补型,如两家企业共同客户只有华为、微软、花旗,诸如IBM、诺基亚、HP客户都是互相补充。而业务类型看,两家亦是互相增强。根据双方2011年年报,R&D服务给文思贡献收入占52.2%,IT服务贡献43.6%;R&D则给海辉38.9%,IT服务贡献61.1%。

“在软件外包行业,毛利润率40%以上的业务才算是比较好的业务,而现在毛利润在40%以上的客户越来越少。”一位软件外包公司的高管表示,近年软件外包越做越“鸡肋”,不少单子的毛利率已经达到30%的“不赚钱”边缘。

据记者了解,目前华为在文思的营收当中占比24%左右,毛利润只是30%出头。华为发包给海辉的业务占比接近5%,其毛利率只有30%。“软件外包就像中国的制造业,一直处于供应链的末端,没有核心竞争力。即便两家公司合并,也不一定能提高对客户的要价。”齐海涛认为,中国软件外包企业还只是1.0成本导向阶段,没有达到印度软件外包公司Infosys提供价值服务阶段。


  • 文思在线
  • 微信公众号|微商城入口
  • weinxin
  • 陈思羽聪
  • 大鱼号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